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對外文化貿易做強靠創新

據國家對外文化貿易基地(上海)日前召開的2019年底三項重點工作新聞通氣會透露,為拓展文化貿易和版權貿易的發展與實現形式,不斷延伸與拓展文化產業的價值鏈,促進授權項目與產品、服務、市場有機融合發展,該基地下半年將開展中國文化產品營銷年會、CCLF國際文化授權主題館、中波文化貿易促進系列活動等三項重點活動。

國家對外文化貿易基地(上海)總經理任龍表示,下半年至明年春節前確定的三項活動都是圍繞國家戰略、產業需求、基地定位和未來發展所開展的。持續發揮基地立足上海、依托自貿、輻射長三角、服務全國和面向世界的定位作用。

據悉,國家對外文化貿易基地(上海)擬在2020年1月組織文化企業走進東歐重要國家——波蘭,以一系列地推活動來落實“一帶一路”倡議中文化貿易、產業促進等相關工作。活動擬包括中國城市文化會客廳展覽、中波原創故事匯暨商洽會、中波文旅創新項目推介暨商洽和文化作品閃演等內容。

作為國際貿易的有機組成部分,對外文化貿易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紐帶。近年來,我國對外文化貿易快速增長,規模不斷擴大。

國家對外文化貿易基地(上海) 運營機構董事長任義彪介紹說,該基地集聚了1300多家文化及相關行業的企業,吸引投資超過470億元,年貿易規模超過350億元。

濟南大學商學院教授、山東省文化資產評估研究中心主任張振鵬認為,隨著經濟全球化發生深刻變化和我國經濟轉型升級,我國對外貿易正在結合產能布局全球化與服務業市場開放,以形成對外貿易新的競爭力。我國文化產業處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階段,在未來的發展中,以對外文化貿易為導向,以國際化發展為目標,促進文化產品和服務形式多樣化,開拓文化企業發展思路,延展文化產業鏈和價值鏈,可為我國文化與經濟強國戰略提供重要支撐。

業界人士也表示,制約我國對外文化貿易發展的深層次矛盾依然存在,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突出問題尚未解決。

紫金傳媒智庫特聘研究員劉惟藍表示,從總體上看,對外文化貿易與我國全方位對外開放的格局還不相適應,與我國文化大國、貿易大國的地位還不相適應,與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要求還不相適應。因此,亟須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推動對外文化貿易高質量發展,顯著增強我國對外文化貿易的國際影響力和競爭力,把更多具有中國特色、蘊含中國智慧的優秀文化產品和服務推向世界。

張振鵬也表示,我國已經發布了一些對外文化貿易政策,但建立高效的組織管理體制機制才是提高文化貿易政策執行效率的關鍵。文化貿易雖然是專項工作,但涉及很多領域,需要多個政府管理部門發揮協同作用。

據悉,每個國家和民族的歷史傳統、文化積淀、審美情趣、大眾喜好不同,其發展對外文化貿易的需求必然存在差異。

張振鵬介紹說,國際文化貿易的商品一般是不完全競爭的差異化產品,對其產生影響的主要包括三種因素:一是地理距離因素,文化產品在短的地理距離之間進行貿易更加便捷;二是文化距離因素,與貿易對象國之間較小的文化距離有利于文化產品的出口;三是收入因素,中國絕大多數文化產品出口受進口國購買力水平影響較為明顯。

有關數據表明,我國對外文化貿易主要對象是東亞、北美和歐洲國家,這符合對外文化貿易的基本特點和規律。

“我國目前需要組織各方力量,研究主要文化貿易國以及貿易伙伴的狀況、特征和需求,分析文化市場潛力,考慮為其量身定制文化產品和服務項目,有針對性的采取貿易策略。”張振鵬說,在選擇重點貿易國家時應考慮以下因素:政治風險;文化貿易潛力;對中國文化認同度;地理位置;經濟發展水平。

劉惟藍說,文化貿易的背后是文化產業,而主導文化產業發展水平的是文化科技創新能力。因而,以提高科技供給質量推動文化產業產業鏈再造和價值鏈提升,以提高產業供給質量支撐國際文化貿易發展,應當成為推動對外文化貿易高質量發展的邏輯起點。

“產業是貿易的基礎,有什么樣的文化產業供給,就有什么樣的對外文化貿易。”劉惟藍說,從縱向看,我國的文化產業得到了長足發展,但與美日等發達國家相比,我國的文化產業在經濟總量中占比小,且在國際產業分工中大多處于產業鏈和價值鏈的中低端,缺乏競爭力。

劉惟藍認為,科技創新是當今世界經濟社會發展的主導要素,無論是改造提升傳統文化產業還是促進新業態加快成長,無論是新技術在文化產業中的應用還是滿足多樣化文化消費需求,都要靠創新。因此,對外文化貿易要真正成為“一帶一路”上的新名片,必須做強做優文化產業,致力于解決產業有效供給不足的問題。

“做強做優文化產業,必須強化創新驅動發展,致力于解決文化科技創新能力不足的問題。”劉惟藍說。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电脑上说的股票赚钱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