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海外煤電投資 風險之中藏機遇

近年來,許多中國企業深入拓展海外煤電市場,逐漸從工程總承包商轉變為股權投資者,與此同時,在海外市場投資的長期風險也逐步出現。近日,在北京舉辦的“探討中國海外煤電投資的風險和未來”活動中,清華大學金融與發展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佟江橋表示,相關企業要對投資風險有足夠的重視,采取多種手段化解風險。

據佟江橋介紹,就中國電力海外投資地域分布來說,中國企業參與股權投資的火電項目主要集中在南亞和東南亞國家,比如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亞、越南、孟加拉國等,還有一些通過收購帶來的火電項目,主要是華能收購的澳大利亞的OZGEN、全球電力公司(InterGen)和新加坡的大士能源。投資的已運營風電項目主要位于澳大利亞、南非、巴基斯坦、哈薩克斯坦、越南、阿根廷和巴爾干地區的國家,光伏項目海外投資相對分散,在拉美、東南亞、北非和中東均有分布。

就中國海外煤電投資近年趨勢而言,投資地域開始從東南亞、南亞擴展到歐洲和西亞(波黑和土耳其);投資主體拓展,從傳統發電企業到工程承包商和設備公司,比如上海電氣投資巴基斯坦,中國能建投資越南,中國電建投資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國;第三方合作的形式也出現,比如中國電建與英國上市公司環球煤炭資源公司共同拓展孟加拉國市場;融資來源基本依賴國內金融機構,等等。

佟江橋說,主要融資方式有公司融資和項目融資。

在公司融資模式下,金融機構的借款由借款方的股東(或第三方)提供擔保和資產抵押,融資機構主要根據借款方和擔保方的信用來為項目發放貸款,而非項目本身的收益和資產。如果融資機構是中國的銀行,通常也購買中信保保險,承保貸款的本金和利息部分的還款風險。

項目融資主要靠項目運營產生的現金流作為還款來源,以項目公司的資產作為還款的擔保,并運用各種協議把不同節點的風險在業主、承包商、運維商等相關方之間實現分擔。項目融資更多地在經濟發展水平較高、電力市場機制較成熟的國家得以應用。在主權評級較低、風險保障機制欠完善的“一帶一路”國家,無追索項目融資的應用并不普遍。

海外電力市場有哪些趨勢以及存在怎樣的風險?佟江橋說,一是低碳化。巴黎協議目標下各國制定了碳減排計劃,造成的風險有項目取消或者被壓制發電小時數,融資成本上升、機組提前關停等;二是新能源成本下降。以印度為例,根據市場咨詢機構伍德麥肯茲(WoodMackenzie)的報告,太陽能光伏平準化發電成本(LCOE)在2018年已降至38美元/兆瓦時,較燃煤發電低14%,風險是項目取消,電價下調等;三是市場化改革。從單一買家到大用戶直供,再到逐漸由用戶選擇發電商,“照付不議”結合市場競價,分布式能源的比重得以上升,造成電價、利用小時不確定的風險。此外還有額外的環保和碳成本、燃料成本、匯率波動風險等。

佟江橋也給出了一些建議,比如,在全世界能源低碳化的趨勢下,很多“一帶一路”國家的能源戰略都紛紛轉向低碳可再生能源,相當數量的“一帶一路”國家具備優良的光照輻射和風力資源條件,應該大力增加可再生能源的投資,對已進行的火電投資要做環境和氣候壓力測試,增加對輸配電網的投資,增加對分布式能源的投資等。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电脑上说的股票赚钱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