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中國仲裁贏得世界贊譽

仲裁在目前我國多元化爭議解決機制當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仲裁機構根據雙方當事人在合同中訂立的仲裁條款或者事后簽訂的仲裁協議,依法對經貿、投資、海事爭議在事實上作出判斷,在權利義務上作出裁決。

從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至今,中國對外貿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有數據顯示,1950年我國貨物進出口額僅有11.3億美元,到2018年這一數字已經超過4.6萬億美元。中國目前已經成為全球貨物貿易第一大國。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走出國門,在國際市場大展拳腳,他們的成功也彰顯出一個更加開放與充滿活力的新中國。與此同時,一代代中國國際仲裁事業的工作者也在默默守護,憑借專業知識和堅定信仰,為中國企業順利出海尋求一份更加寧靜的天空,助力中國企業走向更加廣闊的世界舞臺。

從無到有

中國國際商事仲裁依法辦事

在新中國成立之前,近代中國長期處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之中,對外貿易大多控制在外國人手里。那時的中國根本不可能存在獨立仲裁機構,更談不上仲裁立法。中國企業遇到糾紛只能在西方國家進行仲裁,因而常常得不到公平合理的裁決。

為了解決這一難題,1956年,在首任會長南漢宸的主導下,中國貿促會成立了全國第一家對外貿易仲裁機構——中國對外貿易仲裁委員會(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前身)。1959年,中國貿促會又設立了中國海事仲裁委員會。在那個年代,由于中國對外貿易體量總體很小、影響有限,這兩家仲裁委員會成為全國僅有的兩家涉外仲裁機構。

事實上,1952年成立的中國貿促會早在最初就專門設立了業務部,主管仲裁工作,后來改稱“仲裁部”。1956年底,中國貿促會為開辦涉外商標代理工作,又將仲裁部改稱為“法律事務部”,主管仲裁和商標代理工作。

1959年,一個叫唐厚志的年輕人從中國駐匈牙利大使館商務參贊處奉調回京,進入中國貿促會,后來在中國對外貿易仲裁委員會(以下簡稱貿仲委)工作。沒成想,這一干就是一輩子。

作為與中國仲裁事業共同成長的一代人,在唐厚志的記憶里,特殊的國際環境造就的中國仲裁盡管起源于“蘇聯模式”,但要談到真正的發展還是在改革開放尤其是中國仲裁制度與國際規則接軌之后。

隨著我國對外經濟貿易關系的發展,對外貿易多了,引進投資多了,爭議也多了,貿仲委每年受理的案件數量從改革開放前的每年兩三件,快速增加到每年平均600-700件,2009年達到1500件,2018年增至近3000件,在世界知名仲裁機構中名列前茅。貿仲委也在新世紀未滿10年之時被國際公認為世界上最繁忙的仲裁機構。原來一直不肯接納中國的國際商事仲裁員大會(ICCA)也改變態度,主動邀請中國加入。

融入世界

中國仲裁影響力不斷提升

隨著全球一體化程度的不斷提高,大批外企被中國市場吸引進來,逐步成長起來的中國企業也越來越多地開始嘗試走出去。

為了讓中國的商事仲裁結果得到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承認和執行。1986年,第六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八次會議決定我國加入《承認及執行外國仲裁裁決公約》(即《紐約公約》)。1987年4月22日,該公約對我國正式生效。

2002年,我國入世后第一例涉外仲裁案件——百事(中國)投資有限公司要求與四川百事終止合作的案件訴至瑞典國際仲裁法庭。該案雖然于3年后以提前終止雙方合作終審結案,但是此案在國內引起的廣泛關注,無疑在中國司法界和企業界掀起了一場商事仲裁的司法普及工作。

按照國際貿易仲裁規則,仲裁裁決具有終局性,一旦做出,當事人將不能再提起訴訟謀求改變,所以公正、客觀成為仲裁業的兩大基礎。一旦在仲裁中出現不公正的情況,則仲裁機構將失去當事人的信任,以后也很難再獲得仲裁案件。作為國際仲裁領域的新生力量,中國如何在這一領域贏得信任、站穩腳跟?

“要解決公正問題,聘請國際仲裁員的程序必不可少。”唐厚志在任貿仲委主要負責人期間,力主大規模聘請國際仲裁員,以提高中國仲裁的公正性與國際形象。截至目前,貿仲委全部1441名仲裁員中,包括港澳臺地區在內的外籍仲裁員數量已有408位,接近三分之一。這些國際仲裁員大都是各國和地區的知名專家、學者,他們的加入極大地推動了中國仲裁界客觀、公正形象的樹立。

就在不斷發展和完善自身建設的同時,貿仲委和海仲委還積極與國際知名仲裁機構和其他國際組織建立穩定和協調發展的友好關系。貿仲委在與日本、法國、意大利、斯德哥爾摩和加納的國際仲裁機構簽訂仲裁協議后,又分別與中國香港、加拿大、比利時、新加坡、韓國、奧地利、德國、瑞士、泰國、俄羅斯等國的國際仲裁機構簽訂了雙邊仲裁合作協議。海仲委則與日本、意大利、西班牙、英國、新加坡、智利、澳大利亞等國家的海事仲裁機構簽訂了雙邊仲裁合作協議。

除此以外,貿仲委更是積極開展同聯合國貿易法委員會、國際商事仲裁理事會、瑞典斯德哥爾摩仲裁院、國際商會仲裁院、美國仲裁協會、英國特許仲裁員學會、中國臺灣中華仲裁協會的合作,開展了一系列交流活動。

一系列努力,讓中國仲裁的影響力在國際上不斷提升。對于中國在涉外仲裁工作中取得的成績,時任國際商會仲裁院主席的普郎梯在1994年3月訪問中國時給出了這樣的評價:“你們的仲裁裁決是好的,執行率也是高的,中國涉外仲裁已經趕上世界水平。”

調解+仲裁

“東方經驗”走向世界舞臺

如今,已經90多歲高齡的唐厚志依然記得1995年3月在世界知識產權組織日內瓦調解研討會上向全世界介紹“東方經驗”時的樣子。

所謂“東方經驗”,簡單來說就是仲裁與調解相結合的制度,這是中國仲裁事業從發端之日起一直采用的制度。仲裁機關受理案件后,在査清事實分清是非的基礎上,在雙方當事人自愿的前提下對雙方當事人進行說服教育,促使雙方解除分歧、達成協議的活動。

不過,當唐厚志第一次在國際會議上提出“仲裁與調解相結合”的中國經驗時,曾遭到各國代表的一致反對。在西方,調解和仲裁被看作是兩個不同的程序。

然而,無數仲裁實例讓國際仲裁界逐漸認識到,將仲裁與調解相結合的“東方經驗”在處理商事糾紛時,不僅有助于解決當事人之間的爭議,而且有利于保持當事人的友好合作關系,具有很大的靈活性和和便利性。如今,仲裁與調解相結合的“東方經驗”,已經進入美國的法律課程。這種開啟多元糾紛解決實踐先河、促進國際仲裁事業發展的創新機制,也至今依舊在國際上被廣泛運用。

2003年,唐厚志在瑞典王宮接受了瑞典國王授予的“皇家北極星司令官勛章”,以表彰他在國際商事仲裁方面,特別是在促進中瑞仲裁友好和發展方面所作出的突出貢獻。這是國際仲裁界人士第一次獲得該勛章。

近年來,伴隨中國涉外商事仲裁法制日趨完善、國際化程度提升,仲裁在解決國際商事爭議方面的作用與優勢日益凸顯,中國仲裁也正在迎來一次前所未有的大發展。相關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我國除港澳臺地區以外,境內仲裁機構數量已經超過250家,每年受理的案件數量超過50萬件,涉及標的金額超過6000億元。中國貿促會原會長姜增偉更是充滿自豪地表示,要把中國打造成為國際仲裁中心。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轉眼間,中國仲裁事業從無到有、不斷發展,已經成為維護國際商事公平的一支重要力量,贏得了來自全世界同行的贊譽與肯定。一代代中國仲裁人也以自己的奉獻,守望著國家對外經濟的不斷發展,用青春書寫下美麗的法律篇章。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电脑上说的股票赚钱是真的吗